三亞學院 255人關注

院校隸屬:海南省教育廳????所在地:海南
院校類型:綜合院校 在線咨詢 招生章程
公示欄

中新社專題策劃《我與海南30年》 三亞學院校長陸丹:創辦一所大學 讀懂這個特區

編者按:


從1988到2018,從經濟特區到國際旅游島。30年,海南在改革開放浪潮中不斷前行。在這年輕小島的奮勇拼搏中,有這樣一群人,懷揣著青春夢想而來,伴隨著小島,在時代激流中一同成長……


中新社策劃《我與海南30年》專題,選取了三十年中的三十人,記錄他們見證、參與海南建設的不平常歲月。三亞學院校長陸丹受邀回憶他在海南大特區開疆拓土,在這片荒蕪的土地上創辦起三亞市最早、規模最大的大學。讓我們一起聆聽他的辦學故事,感受他與小島這30年的歷史記憶,感受這所美麗大學不斷卓越的堅實前行。


33.jpg


中新社:海南建省30年30人專題


中新網海南4月2日電  我叫陸丹,是三亞學院的校長。當年在海南大特區一片荒蕪的土地上,我們辦起來了一座大學。下面就是我辦學的故事。

 

從無“用武之地”到“開疆辟土”


我第一次登上海南島是1992年,當時我們在江蘇的大學委托我來海南辦一個科技公司。當時處在百廢待興、百業待興的時代,改革開放剛開始催人不安,我覺得自己錯過了深圳的機會,不應該再錯過海南。我上島時帶了學校的科技方案,但當時的海南沒有任何工業基礎可能承接科技產品,沒有用武之地,白忙活了大半年就離開了。


U57P16T37D62900F689DT20180402155122.jpg

2005年3月,三亞學院校長陸丹(左一)在校園建設工地上


第二次來海南,就是2004年了。當時我在上海讀博士,吉利集團李書福董事長和海南省政府簽約辦大學,第一年一開始北京來的班子籌建沒有通過,項目還有一年籌建時間就面臨流產,在這個節骨眼兒上李董事長派人找到我,讓我來海南辦大學,當時一起組建團隊的還有上海交大沈為平副校長,他德高望重,但一時不能抽身赴任。


也許因為是文學出身的緣故,男人天性里“開疆辟土”的沖動被時代創業大潮激發,讀美國的杰克倫敦的《荒原》,讀俄羅斯的《鐵流》,讀中國紅軍長征的故事都是很熱血沸騰的。所以1992年當時上島的時候看海口“燈紅酒綠”,覺得這不是該我來的地方。第二次2004年末上島,一步到了三亞的落筆洞,看著一片荒蕪的山,不見人跡只有蛇蟲,“平地里可起高樓”頓時覺得這才是我該來的地方。


U57P16T37D62900F691DT20180402155122.jpg

2014年5月,與美國常青藤名校邁阿密大學締結姊妹校


辦學就從“白紙”開始了,嚴格說是從省政府與吉利集團協議的一張“復印紙”開始了。現在回頭看還是有很多艱難困苦的,但是當時并不覺得苦。一來自己樂意,二來辦學在海南是一件“很受人待見”的事兒。比方說省委很重視,省政府把這事兒列為“一號問責工程”。學校因為土地征用以及水電路氣等必要的基礎建設跟各個部門打交道,大都也順利。遇到當地的“島民”,人家一聽我們是來辦大學的,就會用那種帶著一點崇敬和羨慕的眼光看著我們。這種眼光是很會讓人覺得有種被期待和被鞭策的使命感,會激勵你不停頓的拼命向前、向前。

 

“邊區”到“老區” 再到“自貿區”


如何理解特區?在傳統觀念里,海南其實是“老少邊窮”地區,而且孤懸海外。但是在我們辦學過程中,把這里解釋為了一個類似“革命的邊區”,這里是新觀念誕生的理念邊區,是教育與國際化接軌的文化邊區,也是教育改革的體制邊區。


海南省政府有一種特殊的寬容心態,雖然她沒有足夠多的資源,也沒有特別優厚的政策,但是她對所有合法、合規、合乎產業事業發展方向的創新創業的嘗試都是鼓勵的,如果做出了成績,更不吝于表揚。


U57P16T37D62901F689DT20180402154900.jpg

2014年11月,向李克強總理匯報工作


從本科獨立學院起步辦民辦高校,海南地方沒有經驗,只能我們把外面成功經驗帶進來,和當地專家們溝通。我后來想,換一個地方能不能辦大學?對我個人而言,這個可能性是存在的,但最適合的地方還是此地。一方面別人口中的“文化沙漠”,“不可能辦大學的地方”,在我眼里恰恰最需要辦大學也是最可能辦好大學的地方。這種觀念來源于我對消費社會結構的理解,我確信大海之中的海南和大海之邊的三亞城很快會成為人們向往的地方。


當學校建成了、穩定了、發展了、提高了,我們反而卻從當年創新創業的“邊區”變成了似乎容易被遺忘的“老區”。政府當年對新項目和新大學的寬容、歡迎、褒揚的態度和興奮點轉移到了新的中心任務上,比如主管部門的精力、資源都傾注在公辦大學身上。對于學校發展來說,過去沒有政府政策資源但是有關注的眼光,政府沒有資金投入但是有關心熱情,但到了學校穩定發展階段,這些都沒有了。作為校長,我的心理壓力還是大的。所以這一段時間,雖然學校發展得好,在全國民辦高校的排名不斷攀升,甚至位于了民辦大學前三甲的位置,我還是對這種似乎被遺忘的“老區”身份感到憂心忡忡。


于是我們繼續“自立更生”的校訓,把學校先建成一個“新區”。“新區”只是“老區”的一種時空外拓和同質性比較方面的提升,本質上還是依賴和公辦高校同樣發展路徑,即資源投入和外延擴展式的內涵建設,還是在傳統思維模式內的一種發展方式。至今,國內還沒有哪個民辦大學闖出一條讓國家喜出望外的新路來,但是我相信國家是希望我們能夠在政策、制度設計還不是特別完善的條件下,還沒有創造出成功范式的背景下,有人能做出一種新樣子的。所以現在我們在策略上有所突破,要在學校發展 “自貿區”理念,追求突破性的發展。


U57P16T37D62901F691DT20180402154900.jpg

2016年3月,全球首家絲路商學院落地我校系海上絲綢之路教育第一站


我們大學一直在改革路上。改革無非兩個方面,一是不斷調動內部更大的積極性,二是外部不斷整合更多資源。我們靠“一帶一路”的大背景,作為首批發起單位跟國家發改委國合中心合作成立了“絲路商學院”, 三亞市成為全球首家“絲路商學院”的落地城市;在中國—東盟中心的支持下,我們率先同金邊國際大學、印尼總統大學、馬來西亞拉曼大學、STI緬甸大學、泰國曼谷大學、泰國合艾大學、菲律賓碧瑤大學校長共同簽署《中國—東盟民辦高校合作共識》,構建中國—東盟教育共同體合作機制等等。


我們正在深化“平臺”合作理念和協同機制。和“舞臺”有區別的是,“舞臺”是我們做基礎工作,然后讓別人來“表演”,“平臺”呢,是建立能多裝載最優產品的合作機制與合作空間。是把行業頂尖的優質資源整合到自己的領域中。我們有體制優勢,也有足夠的物理空間、海納百川的胸懷,完全可以在全國范圍內遴選最優秀的專業資源成為共同發展的合作伙伴,在海南這片親和教育的土地上建設出一個教育領域跨界合作的“自貿區”。

 

“特區”特在“鼓勵創新”


我在三亞辦學十三年,省委已換屆三任,市委走馬換將五人,許多政策也密切關注。我理解的海南大特區,不是中央給你一個政策,給你多少錢,讓你去干什么。海南這個特區的特征是只有一個大方向——“歡迎投入”“寬容嘗試”“鼓勵創新”。沒有錢你自己找,沒有資源你自己整合,沒有新觀念新機制你自己想辦法。


U57P16T37D62902F689DT20180402155007.jpg

2017年11月,東盟民辦教育論壇在三亞學院召開,構建中國—東盟教育共同體合作機制


海南基礎弱、底子薄、資源少,這是切實的省情,但同時海南又有“你找到錢你用,你整合了資源你用,你觀念新機制新我們支持”的坦蕩態度,有“創新挫折了我們不批評,取得成績了我們就表揚”的包容鼓勵。對于創業者來說,這樣的環境其實是另一種意義上稀缺的優渥資源,用國際通行的方法表示就是具有“良好的營商環境”。用改革開放的觀念觀察,就是海南以開放促改革,有一大批干部以歡迎的態度對待社會投資、社會資本且尊重契約;地方政府重視市場導向,即后來寫進中國共產黨十八大報告的有“市場是資源配置決定因素”的認知;地方政府積極處理好與市場的關系,把政府直接管理的市場讓位于市場經濟職能,表現在社會力量辦教育方面,讓位于教育自己的規律,不瞎指揮,不扯后腿,保持對專門知識和對創業者的謙恭、欣賞與支持。


海南辦學創業十三年,當然,期間還是會有一點隱憂,人怕未富先衰、失了斗志,地方特區開放奮斗路上怕未果先收,失了機會。收放兩難曾經困惑了中國改革初期十幾年,但我堅信國家社會對改革開放已有的共識會成為海南特區最大的社會資本,比青山綠水、空氣溫度還吸引人。


U57P16T37D62902F691DT20180402155007.png

旭日初升中的美麗校園(校園全景)


作為設身處地愛這片土地、也在此奮斗的人,我理解了海南這個“特區”的“特”在哪里,讀懂了她獨特的魅力,利用好她獨特的自然稟賦和社會資源,以不屈不撓、不停頓的奮斗、滿腔的教育熱忱與感佩之心去充實她和豐富她“特區”之特。


可能一定程度因為這種理解和認知,今天的三亞學院和未來的三亞大學身上,也帶著明顯的海南大特區的發展印記,鼓勵奮斗者,寬容挫折者,尊重勞動者。我們相信,在和特區共同成長的過程中,我們能把這所大學建設得更加美好。(完)



媒體鏈接:http://www.hi.chinanews.com/zt/2018/0402/62900.html


500万彩票-鸿利在线